新聞

張博:滴滴“鐵人” 程維“禮物”

導讀】繼東京、京都、大阪和兵庫縣上線滴滴服務以來,6月21日,滴滴日本宣布在北海道上線召車服務,標志著滴滴在日本的業務拓展更上一層樓。海外市場的順利拓展,與滴滴技術團隊的創新是分不開的。

  繼東京、京都、大阪和兵庫縣上線滴滴服務以來,6月21日,滴滴日本宣布在北海道上線召車服務,標志著滴滴在日本的業務拓展更上一層樓。

  海外市場的順利拓展,與滴滴技術團隊的創新是分不開的。而技術團隊的掌舵人,在短短7年的時間錘煉出一支龐大的技術研發團隊,使滴滴走出國門。這個值得一提的人物就是滴滴CTO——張博。

  鏖戰七天七夜

  滴滴的創業史是一部人才引進的創業史。柳青加入滴滴,其聲望一度超過了程維,此后“程柳”組合成為主流報道,掩蓋了張博的光芒。

  在2014年那場“補貼大戰”中,張博帶領其團隊連續鏖戰七天七夜,以快的招架不住而休戰。張博一戰成名,逐漸被外界所知。

  當時看似是滴滴與快的的“補貼”戰,但實際上是兩大互聯網巨頭的“支付”之戰。滴滴聽從騰訊,快的遵照阿里,各出奇招,戰火持續的時候。“燒傷”的是一些小的打車平臺,打著打著就沒了。

  但滴滴和快的的訂單卻同時不斷增長。滴滴的40臺服務器眼看撐不住了。張博知道此時是拼技術的時候了。他求助程維,程維連夜上報馬化騰。

  很快,騰訊技術部的1000臺服務器歸位。張博信心大增,他知道快的服務器一掛,那么大量的用戶就會涌向滴滴,這是考驗技術的時候了,誰的服務器先穩定下來,用戶就會留在誰那。

  他不敢怠慢,帶領技術團隊封閉的在辦公室奮斗了七天七夜,贏得了這場“補貼大戰”的勝利。當時的慘烈戰況是這樣描述的,有人隱形眼鏡必須到醫院才能取下。

  滴滴為了紀念這場戰爭,取名 “七天七夜”會議室,象征著張博們堅持、奉獻的“鐵人”精神。

  從此,張博帶領技術團隊,在阻擊上海“大黃蜂”,合并快的中提供專業的技術支持,在收購Uber后,整合技術資源,開發適合用中國用戶習慣的系統。

  如此有實力的張博是如何進入滴滴的呢?

  窗外的“禮物”

  在回顧創業的艱難困苦時,對于絕境,程維經常說的一句話是,當你努力到無能為力時,上天會給你開一扇窗。投資70萬的王剛是這樣出現的,張博是這樣相遇的,柳青也是上天送來的。

  2012年深秋,無邊落木蕭蕭下。兩個不曾謀面的人都在為自己的事業發愁,一個剛創業失敗,一個創業剛要失敗;一個在威海,一個在北京。也許是“絕望”的感召,兩人在北京見面了,他們都有 “改變世界的想法”。

  見到張博后,程維知道,張博就是窗外的禮物。對這次見面的回憶,他說:“我現在相信,有些人真的跟你就是有緣。我很少對一個男人有這種感覺,就是一眼就知道,他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。”

  與張博的溝通交流非常順利,張博的經驗資歷雖不算很好,但他和滴滴是匹配。后來王剛也給予了張博很好的評價,“味道和我們很像,簡單、正直、愿意付代價、好溝通。”。

  他們都是為了找到“自己想要的生活”的人。2012年5月,程維為了尋找他想要的生活,離開馬云的阿里;當時張博為了找到想要的生活,他離開了百度。

  同樣,張博在上大二的時候,為了找到自己的想要的生活,從武大自動化系跳到了軟件學院,成了計算機專業的科班生,完成了他高中時的專業夢想。

  如果沒有張博2012年的轉變,此時程維遇到張博又如何?一切都是做好的安排。

  程維其人

  程維見到張博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,他誠懇地邀請張博加入滴滴,成為技術合伙人。但對于程維,張博還不太了解。

  程維在阿里工作六年,成為阿里非常年輕的產品經理之一。2012年,他發現了國外的一個網站做共享出行。憑著行業的敏銳觀察力,發現了其中的商機,自主創業。

  他把自己的創業方案告訴了美團創始人王興,王興作為“復制王”很有發言權,他給程維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,但沒有投錢的意思。程維找合伙人湊了80萬開始創業。

  但他不懂技術,因為他出身于北京化工學院。無奈之下,他趕鴨子上架式的找了一個技術合伙人,但合伙人不僅沒有創業經驗,而且技術一般,開發的系統一直無法達標,導致上線遙遙無期。

  此時的市場跟王興創辦美團時一樣,群雄并起。當時同一領域的北京有“搖搖”,杭州、上海有“快的”。

  程維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,花重金回購了技術合伙人的股權。接著是病急亂投醫的找了外包,雖然滴滴上線了,但外包公司做出來的產品就是垃圾。

  因這款軟件的缺陷,他們在推廣的時候被當成,說跟電信運營商穿一條褲子騙流量。

  他四處挖人,但當時滴滴名不見經傳,技術差的人才,他不要;好的人才,別人不愿來。在努力到無能為力時,上天開了一扇窗。這時,他就看到了站在窗外的張博。

  科技讓生活更美好

  張博的創業理想是“科技讓生活更美好”,在這樣的理念下開始了滴滴的工作。

  他進入公司的首一件事是給外包公司 “擦屁股”,他就每天熬通宵改代碼,每周迭代一次,持續了幾個月,產品才勉強及格。

  張博不僅解決了技術問題,而且實現了技術創新。學習國外的先進經驗,張博不是簡單的復制,而是通過獨立的思考,融合中國用戶的習慣,在程維阿里基因的指導下進行開發更新的。

  創業之初,他們達成四個一致,“不做加價、不做賬戶、不做硬件”。基于這個思想,但時滴滴抵制住了很多非本質業務的誘惑,做減法,實現了“跑得超快”的目標。

  2013年,張博帶團“攻占上海”,打了40天多天的仗,異常艱苦,拿下上海市場。他感嘆道,“我們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,那個山頭必須拿下,這也是滴滴的文化。”

  進入滴滴7年,張博整合了阿里巴巴的管理方法和百度的技術,打敗“搖搖”,去上海狙擊“大黃蜂”,參與合并快的,收購 Uber,成功的背后顯示的是強大的技術實力。

  滴滴快的合并后首次公布數據顯示出租車業務覆蓋360個城市135萬司機,日訂單400萬。如此厲害的張博,是什么來頭?

  張博其人

  張博,1983年出生于湖北枝江。

  高中時,他就給自己定下了目標,要考取北京名校的計算機專業,但是“人有旦夕禍福”,高考前兩個月,他踢球時受傷,腿骨骨折,影響了學習。

  然禍不單行,在高考前兩周,他肺泡破了,影響了高考成績。但不幸中的萬幸,他被武漢大學錄取了,進入自動化專業學習。

  他心中的計算機夢一直都在。在大二的時候,他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恰好此時,武大軟件學院面向大二的學生招生。

  天注定,他成功進入軟件學院學習。他刻苦鉆研,奮起直追,畢業時取得全院第二名的好成績。

  2005年本科畢業,他被保送中科院研究生院繼續深造,在那學習人機交互技術。

  2008年畢業后,他在百度負責九條移動業務的研發,主研方向為圖片搜索。2011年,負責“百度尋人”公益項目時,他意識到科技可以使生活更美好,立志創業。

  離開百度,張博開始創業,直至遇到程維。當他遇到程維時,他覺得滴滴是可以改變世界的,是可以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的。于是張博成了滴滴的CTO,滴滴終于有技術人員了。

  曾幾何時,滴滴打車上線時間一拖再拖;曾幾何時,滴滴打車響應緩慢,時有時無;曾幾何時,滴滴打車因技術漏洞。這一切都因滴滴缺少技術。

  自2012年進入滴滴以來,張博開始組建技術團隊,從無到有,從有到強,從強到大;對手從搖搖到大黃蜂,以合并快遞、收購Uber結束;戰場從北京到山海,延伸到杭州,蔓延至全國。每一個勝利的背后都是張博們日夜在后臺守護的結果。

  如今滴滴成為行業巨頭,上市在即,躋身千億美元市值俱樂部,成立了滴滴研究院,研發團隊人員數千,同時在大數據、機器學習上發力,為滴滴打造拳頭產品。

  在報道這個聚集了“阿里的人、百度的技術、騰訊的錢”的獨角獸時,談論很多的是程維與柳青的“黃金搭檔”“難以置信”,但不要忘了程維與張博的“一見鐘情”也是“難能可貴”。

本文轉自:http://www.dsb.cn/101309.html



  http://www.dsb.cn/101309.html

聲明:本文章為會員Foxiao于2019-06-25分享,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

相關閱讀:張博滴滴程維

品牌服裝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• ①本網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,未經本網書面允許禁止轉載;
  • ②轉載其他媒體稿件只為傳播更多信息,本網不承擔稿件侵權行為與連帶責任。
  • ③文章中的內容或圖片如有不良/侵權信息,請立即聯系我們。
  • 電話:0755-88839690 QQ:1256776588
深圳皇冠体育中心羽毛球馆